产品展示

驻守在粤港边界一线的武警广东边防六支队组织

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18-12-20
驻守在粤港边界一线的武警广东边防六支队组织机关干部

清明时节到哪里扫墓?烈士陵园,这是大多数战友首先想到的地方。然而,有多少人记得因公牺牲或病故的战友?我们是否应该到他们的墓前添一抔土、敬一杯酒?

清明节前夕,西藏军区发出通知,要求所属部队在清明节祭奠烈士的同时,派人为因公牺牲和病故的战友扫墓,追念他们为部队作出的奉献,激励更多官兵为强军作贡献。

平坦地面上隆起一个不大的坟茔,周围长满杂草。2012年9月,记者随川藏兵站部某汽车团向墨脱运送冬囤物资,沿途每隔几十公里,就有一座这样的坟茔。每路过一座,官兵都要鸣笛致敬。但这些坟墓主人姓甚名谁他们不知道,也没有立碑。

“都是当年边进藏边修路牺牲的老战士,由于当时条件有限,通常就地掩埋了。”一名老驾驶员告诉记者,这也是他听老兵讲的,一茬传一茬。在千里川藏线上,这一座座坟茔就像一个个哨兵,守望着进出藏的车辆和人员。

记者多年在西藏采访,这样的坟茔常会跃入眼帘。海拔4900多米的昆木加哨所不远处,有一座用沙石堆砌的简陋坟冢,石碑上面刻有“陆永刚同志之墓”7个大字。据哨所官兵介绍,由于多种原因陆永刚没被评为烈士,20年来孤零零地躺在这里,一个坟墓就是一座陵园。

2011年记者赴边防某团采访,在察隅县向南两公里的一条土路旁,有20余名战友长眠在这里。他们是谁?何时去世的?哪个部队的?这些都无人知晓,当地年长的村民只知道埋葬的是军人。

清明节前夕,尼洋河畔。西藏军区某旅官兵将一盏盏河灯放进水里,寄托哀思。这是该旅官兵为原通信营战士王华登组织的一场特殊祭奠仪式。

2000年3月,王华登因突发高原肺水肿抢救无效死亡。他是病故,按《军人抚恤优待条令》规定不能安葬在烈士陵园,只好在营区附近埋葬。王华登祖籍云南,家人不可能年年进藏扫墓。祭奠他的,只有部队的战友。

据某旅政委廖碧洲2018年一肖中特图介绍,按规定因公牺牲和病故军人国家一次性赔偿抚恤金后,部队不再管理。但前些年西藏不具备火化条件,加之远离内地,这两类人员大部分都埋葬在营区附近,坟墓无专人看管、无维护经费,只有部队每年自发派人祭奠和维护。

由于路途遥远、交通不便等原因,因公牺牲葬在雪域高原的战友,他们的亲人很难来扫一次墓,除了部队官兵祭奠,他们的墓孤零零地守望着高原。

1990年初,边防某团四连战士李尚青休假回单位遭遇暴风雪,在冰雪中徒步行走几十公里后精疲力竭。风停雪止,连队官兵找到了已停止呼吸的李尚青。

每到清明节,连队都组织官兵到墓前祭拜李尚青。但大多数人只记得他冻死在路上,却鲜有人知道他服役期间站岗时间超过1600个小时,走过的巡逻路超过500公里

牺牲不可怕,可怕的是被遗忘。他们不是烈士,可他们也是履职尽责的军人,也为军队流过汗水、作过贡献。青山巍巍埋忠骨,老兵们的故事不该被遗忘,不能被忘却。

“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生何处不青山。”这两句诗是对长眠在边防的官兵奉献精神的生动写照。我们在记住烈士的英名、缅怀他们事迹的同时,也不应该忘了那些埋在烈士陵园外的战友。记者建议,有关部门对因公牺牲和病故军人的丧葬政策规定作进一步完善细化,营造依法管护、祭奠的氛围。

中国研制超级计算机纯属“政治任务”?“天河二号”仅仅是“理论上最快”?针对最近某些“唱衰”中国超级计算机的论调,“天河二号”主任设计师卢宇彤用数字和事实一一辩驳。

作为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,中国国防科大研制的“天河二号”在6月23日揭晓的500(全球最快超级计算机500强)排行榜上再次名列第一。这是“天河”系列超级计算机获得的第4枚“金牌”,也是“天河二号”的“三连冠”。

论调一:“美国、日本的超级计算机研制是单纯的市场行为,中国仅仅是重要的政治任务,并非为了实际应用。”

“研发超级计算机是为了解决涉及国家安全与发展的重大科学问题、增强综合国力,绝不是单纯的市场行为和商业利益驱动。”卢宇彤说,“红杉”、“京”等世界顶级系统的研发均由美国和日本政府直接投资,由、富士通等公司联合有关国家科研机构承担研制,中国超级计算机也采用了类似模式。

卢宇彤认为,用“市场行为”和“政治任务”分别描述他国和我国的超算研制,意在抹黑中国高性能计算技术发展的策略和成就。

实际上,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研制从起步之初就紧贴用户需求与科学应用。安装在国家超算天津中心的“天河一号”已有用户600多家,每天运行的计算任务超过1000个,2014年上半年的平均月利用率达到世界领先的82%。国家超算广州中心的“天河二号”在短短几个月的运行中为120多家用户提供了300多项典型应用计算,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

凭什么认定“天河二号”是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?国际500排名的依据不是理论性能,而是应用实测性能。据卢宇彤介绍,后者已沿用了20多年,是国际公认的、权威的系统排行标准。

近年来国际上出现了、500、等其它排行榜,旨在以不同的测试程序衡量超级计算机在某些方面的应用性能。2014年6月首次发布的排行榜上,“天河二号”同样名列第一;即使只用部分节点参加500的测试,天河二号也排名第六,还有大量优化提升的空间。

卢宇彤说,同一机器2018年一肖中特图在不同排行榜上的排名有所变化,是正常现象。例如,500排名第三的美国“红杉”按排名并未上榜,500排名第二的美国“泰坦”也在500榜上无名。

收缩